分类
综合

《鹿鼎记》导演力挺张一山:他是韦小宝的不二人选

开播即成最低分金庸剧,《鹿鼎记》导演回应演员表演、剧情凌乱等质疑:新维度阐述作品,重拍才有意义。

由张一山主演的新版《鹿鼎记》自11月15日开播以来争议不断,同时豆瓣出现2.6分“最低金庸剧”的评价,日前,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该剧导演马进。

争议“做导演20年头一次被黑粉叩门谩骂”

马进:当了20年导演,被叩门谩骂还是第一次。很偶然地打开微博,看到有人在艾特自己的小伙伴,“导演微博在这里,快来爆破!”于是,有人开始出言不逊……

有人说,某评分网站对《鹿鼎记》一边倒的结论有点简单粗暴。但我认为,观众有权利在一部作品的任何节点上给出自己的评价,哪怕是开场的第一个镜头。对所有的网评,我持开放与包容的态度。也希望在批评中获得新的发现和检讨,这是自己进步的一个重要途径。

《鹿鼎记》在很多人心中都是经典的存在,迄今为止影视剧改编了不下十个版本,大家对于故事和人物都很熟悉了。这一次拍摄新版《鹿鼎记》,你希望带给大家一些什么不同的东西?

马进:首先,我非常感谢出品人的诚意和信任。之前我曾婉拒了三次,非我傲娇,因为我一直没找到接拍它的理由,即导演教科书所说的一个导演拍摄一部作品的“现实意义”和“最高任务”是什么?我必须找到答案才能说服自己。我觉得80后、70后、60后的观众群都有属于自己代际的韦小宝和《鹿鼎记》,我没有必要向谁致敬向谁看齐,甚至机械复刻。所以,各个影视版本的《鹿鼎记》我从未看过,属故意回避。

如果不能以新的维度去阐述作品,翻拍将毫无意义。尽管这么做有风险,但我对风险向来无所畏惧。所以,当主创和演员问我,“导演,我们这一版《鹿鼎记》的受众是谁?”我坦白地说,“是00后和10后”。当然,85后陪着10后一起看,我也很开心。我们更希望《鹿鼎记》的老粉能够接受它、喜欢它,这才是圆满和完美。

有人说《鹿鼎记》是悲剧,有人说是喜剧,也有人说是正剧,我恰恰觉得它是个闹剧,这是基于对韦小宝人生际遇的高度抽象。于是,“解构江湖、解构神功”便成为这一版《鹿鼎记》的核心诉求。由此,解构的路径与画风渐渐成形——以基本写实的场景氛围、以红配绿的清代LOGO级配色、以卡通画风的表演特质,完成这一次双重解构的探险之旅。当然,这种画风也可以被理解为新表现主义。

张一山“他是韦小宝的不二人选”

作为韦小宝的扮演者,张一山在剧中的演技受到了不少质疑,很多网友觉得看到的不是机灵搞笑的韦小宝,而是浮夸到像猴子的韦小宝。这一版的韦小宝有什么特质?当时选择张一山饰演韦小宝的考虑是什么?作为导演,怎么看待张一山在剧中的表演?

马进:说一山像猴子,是一种形容。但把猴子的图片跟一山的头像摆在一起叫骂,则是典型的伤害与暴力了。

韦小宝是相当极致和特殊的人物,在青楼出生,见惯世间暗黑,不知父亲是谁,心理阴影巨大,但他依旧善良达观。他酒色财气样样精通,旧中国臭男人的劣根性全部集齐。但心中有家国,做人讲道义。

坦率地说,张一山是这个年龄段里演技最好的男演员之一,当之无愧的演技扛把子,他是韦小宝的不二人选,不仅领悟力和表现力强,也非常敬业,并常常给导演惊喜。论演技,在迄今为止所有版本的韦小宝序列中,一山也是顶级。

这部剧的整体风格是强喜剧特质,用欢脱无厘头的人物互动和爆笑台词,以及夸张的表演打造了整体的角色状貌。就角色创作而言,一山完成得非常好,他就是我期待的韦小宝!

而且,每一版的韦小宝都有自己的表情包,我相信一山这一版贡献得最多最可爱,因为这一版的画风就是卡通风。如果一定说他有问题,那也是我的问题,与演员无关!像一山这样的演员,因为观众特别喜爱他,觉得他应该演得好,预期值爆表实属正常。杀青的时候他哭了,八个半月的连续拍摄无论身体透支还是心理压力终于让他在那一刻卸下了、得到了释放……和一山合作是导演的幸运,我们默契合作了两次,第三次将很快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